Grentos

二桶

老相册:

抱着法棍的男孩

1953年,Robert Doisneau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我国的一切都很好

悖悖论:

羡慕你们这些有车的人

“pill junkie”

这首差口气的探戈好适合那些应该啪到死去活来却最终也没有上床的cp😉

希望自己变好

“我妈”这个词在偶尔地转述过程中我会经常用到,但在现实生活中我其实很少这么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无法顺利回答父母的问句,到后来觉得这些问句很没意义,到最后即便想说也难以开口。经常问我吃什么 喝什么 我都没办法接话 不知道接什么
例如
我妈:今天睡到几点起来的?
我不作声
我妈:你说话啊!
我: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你知道了又能怎样?
我妈:关心一下你不行?照你这个理论这个世界上很多句子都是没意义的。
我又恢复默不作声

这样没意义的对话本身进行起来就很无趣,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都不喜欢说话。

医生建议我有条件就住院,而且再三强调下次复诊一定要把我妈带来,躺在床上装睡很久,想把我妈喊进房间给她看我病历 却没办法从喉咙出声。终于有勇气走出房间以后,又拐进了卫生间。

和同事,每天最累的强颜欢笑,偶尔一起下班还要一路装作很有活力。用尽全身力气了

希望自己变好,找到一个积极的自己,来杀掉现在消极的自己。
人为什么会得抑郁症?我希望自己的脑子空空如也